首页 >> 新闻中心 >>媒体报道 山西“焦炭航母”巨亏8.3亿 寒冬中焦化业产能整合

山西“焦炭航母”巨亏8.3亿 寒冬中焦化业产能整合
作者:科瑞康管理员   发布日期:   更新时间:2016-04-08 10:05:4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峰
   
  导读:虽然焦化行业形势不好,但既然选择这个行业,就只能坚持下去。产能小的企业生存下去的唯一选择必须扩大产能,越大越好。为了扩充产能指标,小企业开始收购焦化企业。但随着焦化行业形势的持续恶化,作为山西焦化(600740,股吧)兼并重组主体,也有企业在陆续退出。
  
 
  拨打山西省焦化行业协会的办公电话,电话那头却传来“您所拨打的电话未缴电话费停机”的回音。
  这曾是山西省一家“明星协会”,一度由副省级干部担任会长,现在却难觅踪迹。其官方网站公布的办公地址,如今已人去楼空,连物业公司也不知道它们搬去了哪里。官网上关于协会最新的一条信息,还停留在2011年9月。
  “焦化协会已经停摆了”,一名曾经的协会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协会经费主要靠会员会费,这几年山西焦化行业亏损严重,会员会费缴不上,协会也不好意思要”,一名协会会员企业工作人员说。
  山西焦化协会的现状是山西省焦化行业形势的缩影。把炼焦煤加工成焦炭,再销售给钢铁企业,同时生产甲醛、煤焦油等化工品,是焦化行业的生产链条。
  这个煤-焦-钢产业链的中间环节,在市场下行时,往往因为“两头受气”丧失话语权。“采购原料时,煤矿说涨100块钱就得涨100块,给钢厂供货时却提不起价,我们一吨碳要600块,人家就给570块。”山西省焦炭集团工作人员吴勇(化名)说。
  山西省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山西省焦炭工业主营业务收入776.9亿元,同比下降24.7%,远高于煤炭行业15.7%的跌幅。
  随着钢铁企业自身配套焦化厂越来越多,有的年产量可达三百万吨以上,独立焦化企业生存日益艰难。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山西省作为中国焦炭产量第一大省,今年1-2月份完成焦炭产量1145.4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17.2%,同比下降15.7%,高出全国降幅5.3个百分点。

  全行业亏损 
  “1995年到 1997年,山西焦炭行业出现了投资热潮,整个行业产量开始供过于求,市场出现恶性竞争,焦炭价格一压再压。”吴勇介绍说。
  为了避免市场失灵,山西省政府在2002年出资成立了山焦焦炭,这是原34户省属国有骨干企业之一。这艘“焦炭航母”还承担了部分政府管理职能,比如代征焦炭管理费,安排铁路、公路运输计划等。
  连年亏损下,山焦焦炭的生产基地如今已被同属山西焦煤集团的山西焦化集团托管。
  3月29日,山西焦化(600740)发布2015年年报,这家全国焦化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山西省焦化行业的“领头羊”2015年巨亏8.3亿元,同比利润下降4299.89%。
  山西省另一家焦化行业上市公司,美锦能源(000723,股吧)(000723)公布的2015年年度业绩预告公告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2.8亿-3.3亿元。
  拥有焦炭、钢铁两个板块的*ST安泰(600408)2015年度终于扭亏为盈,其3月5日发布的2015年年报显示,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3.70亿元,同比减少29.4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38亿元。
  山西焦化在年报中分析,行业总体产能过剩问题依然突出,下游需求增长率趋缓,装置开工率不足,多数产品价格持续低迷,焦化企业经营压力巨大。2016年全国焦化行业形势将更加严峻,焦炭产量下降幅度还将加大,预测退出产量在3000万-4000万吨之间,总产量为4.1亿-4.2亿吨,同比降幅在6.7%-8.9%之间。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焦化行业成为山西省煤炭行业中第一个亏损的子行业。山西省焦炭行业协会曾试图“力挽狂澜”。协会组织会员企业开始限产,并逆势提价。比如将焦炭销售指导价从2010年1月份的每吨1850元提升至4月份每吨2000元,同时将限产幅度增至了60%。
  然而现在看来,在焦化下行大潮中,焦化协会的努力付之东流。山西省经信委能源处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开始,山西省产能利用率仍不足60%。只不过,开工不足的原因已从主动限产变为被动减产以减少亏损。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3月上旬焦炭价格,二级冶金焦价格报585.5元/吨,山西省二级冶金焦价格约为520元/吨左右。同2010年做比,焦炭价格跌幅可谓惨烈。
  “焦炭行业已经成本倒挂”,吴勇说,“企业生产一吨焦炭要亏损200至300元。一吨焦煤价格将近600元,但焦炭每吨才520多块,而且1吨焦煤只能炼出0.6至0.7吨焦炭”。也就是说,焦化行业的产品价格已经低于原材料价格。
  焦化行业如今面临全行业亏损。“生产越多,亏损越多”,吴勇说,“但焦化企业又不能不生产,因为只要停火,炼焦炉就报废了”。
  这种情况下,焦化企业只有延长炼焦时间,以前10个小时可以炼出一炉焦炭,现在延长到20个小时、30个小时,甚至有企业已经闷炉保温。
  作为曾经的“焦炭航母”,山焦焦炭同样长期亏损。今年1月,山焦焦炭集团公司紧急筹集了500万元借给生产基地,用于买煤和支付铁路运费。而同月的一次会议决定,山焦焦炭还要筹措1000万资金,应对当月的水、电、工资等费用。
  焦炭曾是山西省的重要出口产品,最高时出口价曾达到400美元每吨,由于国外也纷纷建起了焦化厂,现在出口价格每吨价格只有八九百元人民币。
  焦化行业的“捉襟见肘”,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在产业链中“两头受气”。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近年来,山焦焦炭向山西焦煤集团购买炼焦煤,已拖欠了十几亿的煤款。2013年,山西省政府索性决定由山西焦煤集团重组山焦焦炭,后者成为前者的全资子公司。
  焦炭主要供给钢铁企业,但很多钢铁企业已经组建了焦化厂,比如太原钢铁的焦化厂采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炭化设备,炼出的焦炭强度高、含硫量低。
  一个数据或可佐证焦化行业受到的上下游挤压:2015年与2008年的价格水平相比,主焦煤下降72%,钢材下降50%,而焦炭下降了73%。
  欣慰的是,由于春节后钢材价格上涨,焦炭价格也有小幅提升。山西省经信委能源处预测,随着钢厂开工率回升,上中下游库存较低,二季度焦炭刚性需求环比有望持续好转。
  但山焦焦炭总工程师田波认为,全国每年近4亿吨焦炭用于冶金,但下游钢铁今年也在减产。未来5年,钢铁企业都将按照每年3%的速度减产,直到粗钢产量由8.3亿吨降到7亿吨左右才能稳住。这意味着每年将减少6000万-7000万吨焦炭需求。 

  产能越控越过剩
  最多时,山西焦化协会的会员企业有254家,其官网目前公布的数字是177家,但有数据显示,目前山西省焦化企业只剩下73家。
  多年亏损的经营形势下,大量企业退出了以民营企业为主的山西焦化行业。公开报道称,山西焦化行业用10年时间,淘汰了9000万吨落后产能。
  但“十二五”期末,全国焦炭产能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中宇资讯分析师曹家斌认为,因为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国内仍不断有新增产能出现,这就导致了焦炭产能越调控越过剩的局面。他认为,2016年之后国内新增焦化装置将明显减少,焦化企业产能有望实现下降。
  山西省淘汰落后产能、推动焦化行业更新换代的力度在全国领先,目前山西省炭化室高度为4.3米以下的机焦炉产能已经全部关停,生产企业的平均年产能超过200万吨 。
  由于产能严重过剩,山西省焦化企业发展的基本规则之一是产能置换,即建设新项目必须以淘汰落后产能为代价得到相应产能指标。
  山西省忻州市一家焦化企业的负责人高城(化名)最近一直在寻找收购对象。“只要产能指标和排污许可都没到期,企业是否停产没有关系。”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虽然现在形势不好,但既然选择这个行业,就只能坚持下去。产能小的企业肯定没法生存了,必须扩大产能,越大越好”,高城说,他收购焦化企业目的就是为了扩充产能指标,“以后恐怕要年产能达到300万吨才能生存下去”。
  早在2013年,山西省政府发布《关于化解钢铁焦化水泥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矛盾实施意见》,要求各级投资主管部门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对钢铁、焦化、水泥、电解铝行业新增产能项目予以核准(备案或开展前期工作)。
  《实施意见》严格规定,要求继续坚持产能市场交易、产能等量或减量置换原则,严禁以任何形式、任何名义新增焦化产能,并坚决淘汰不符合产业政策和行业准入条件的焦化装置,坚决查处未经产能置换、新增产能违规建设的焦化项目。争取在2013-2017年,淘汰焦化落后产能1800万吨。
  实际上,在此之前10年,山西省焦化行业都处于产能零增长态势。2004年,山西省政府把焦炭行业列入严格治理环境污染、制止盲目投资、提升产业水平的重点行业。成立了以时任省长张宝顺任组长的“山西省焦化行业专项清理整顿工作领导组”。在清理整顿期间,所有新建焦化项目的审批均由省政府常务会议决策,原则上不再批准新的焦炭生产项目。
  “山西省焦化行业投资的高峰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的主流设备是4.3米高的炼焦炉,这种炉型的平均寿命是20年左右,这两年已进入集中淘汰期。”高城说。
  在严禁新增产能的前提下,焦化企业转型升级、扩大规模的唯一途径,就是收购退出企业的产能指标。2015年5月20日,山西省焦化产能置换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启动运行,用于发布山西省焦化企业焦化产能收购信息及出让信息。但到目前为止,只有4家企业在平台发布了供求信息。
  指标买卖的萧条从价格也可见一斑,“现在出让企业的要价一般为50元/吨,以前曾达到过150元/吨”,高城说。
  2014年12月,山西省发布了《关于下达全省焦化兼并重组主体及所属企业名单(第一批)的通知》,由133家所属企业组合成67家主体企业,钢铁配套企业由17家所属企业组合成14家主体企业。
  高城的企业就在这67家主体之中,“有了这个身份,可以一段时间内不会被踢出局,而且只要置换来了产能指标,可以在山西全省范围内建厂”,他说。
  但随着焦化行业形势的持续恶化,即使这67家重组主体中,也有企业在陆续退出。
  例如襄汾县宏源煤焦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宏源煤焦),原有60万吨产能,曾分两批置换了三家焦化厂共130万吨产能。
  然而又不到一年,宏源煤焦就申请终止了这个130万吨/年新项目的前期工作,理由是“经营不善以及市场因素等影响”。
  3月15日,山西阳光焦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集团”)在山西省经信委网站挂牌出让60万吨焦化产能。记者未能联系到阳光集团负责人了解其为何出让上述产能。
  阳光集团是山西省焦化行业整合的重要主体。其曾投资十多亿元兼并重组了三家焦化厂,焦炭年产能达到500万吨,连续多年稳居山西民营缴税企业第一。

  转型:从“焦”到“化”
  运城市一家民营焦化企业老板王德清(化名)并不看衰这个行业,“虽然现在是煤炭行业的低谷期,但焦化是国家的基础工业,产能过剩并不代表不需要这个行业”。
  “很多焦化企业的问题出在前期投资太大,现在煤炭价格断崖式下跌,使得企业资金链出了问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但在下行趋势下,筹建一座新厂的成本也相应降低,“同两三年前相比,大约降低了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他说,“焦化企业最大的问题是资金,炼焦炉环保不达标,民营企业没钱升级换代,只能选择退出”。
  “现在靠销售焦炭肯定是赚不到钱,但煤焦油、粗苯、煤气等产品却有盈利,而且销路很好。”他说。其仍在满负荷生产的60万吨产能,每年化工产品的收入近亿元,每吨盈利约100元。
  *ST安泰的年报数据也验证了这一点,2015年,*ST安泰焦炭产品的毛利率为3.91%,同比下降了3.09%,但焦化副产品的毛利率则同比增长4.87%,达到12.24%。
  去年7月,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在山西省科技创新推进大会上讲到,要通过科技创新实现以焦为主向焦化并举、以化为主的转变。
  “我省现有焦化产能开工率如能达到全国的平均水平,年可产生焦炉煤气200亿立方米,煤焦油350万吨,焦化苯90万吨。通过对焦炉煤气资源进行整合,延长产业链条,生产合成油和合成天然气,比煤制油、煤制天然气投资少、效益好、市场竞争力强。”他说。
  王儒林还提出要彻底改变独立焦化厂只能依靠钢铁企业的被动局面。“要大力支持研发利用现有焦化装置,将煤首先热解,提取焦油和煤气,生成的半焦气化用于化工品合成。”他说。
  山西省正在寻找焦化行业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的新路径。2015年,山西太原开始试点推进生产70万吨民用焦,售价为670元/吨,但政府每吨民用焦补助500元后,居民的购买价格只需要每吨170元。2016年,太原民用焦的试点范围将进一步扩大,用量可能超过200万吨。
  中国炼焦行业协会会长崔丕江介绍,化解产能的重要措施之一是在中小城市推广多元化分布式能源供给。比如,焦化企业生产的气化天然气,若具备条件可以直接进入城市管网。
  这样的试验已在河北省邯郸市进行,当地一家焦化厂与城市煤气公司合作,将焦炉煤气生产的气化天然气直接接入城市煤气公司的管网,既补充了天然气供给的需求缺口,也有效利用了焦化企业资源,更减少了环境污染。
  实现由焦到化的转型需要延长焦化企业的产业链,比如利用焦化厂剩余煤气生产天然气,就需要新增甲烷化合成、天然气压缩、膜分离等装置。正因此,山西省在推动焦化行业产业园区化发展,其目标打造4个1000万吨级的焦化园区(或集中区),除了己通过行业准入的热回收焦炉企业和气源、热源企业,独立焦化企业数量要减少到40户左右。



版权所有 © 2009-2011 太原科瑞康洁净能源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9-2011 EEECH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